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
行业新闻
方案与产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行业新闻
比亚迪身陷“广告门” 赞助案隐匿多重借贷
【信息时间: 2018-07-24 00:30:51   阅读次数: 】【字号

 知情人士认为,李娟借阿森纳项目,吸引真正的比亚迪入局,为“击鼓传花”兜底,“这好比拆东墙补西墙,李娟把阿森纳项目运作成了融资平台”

2018年是体育大年,平昌冬奥会、俄罗斯世界杯、雅加达亚运会接踵而至。各大企业摩拳擦掌,要靠体育营销乘势而上。

5月8日,在阿联酋航空足球场,比亚迪和世界足球豪门阿森纳俱乐部举行签约仪式,宣告比亚迪成为阿森纳官方赞助商。比亚迪是中国新能源汽车明星企业,阿森纳是世界足球豪门俱乐部。这是一次强强联手,球迷喝彩,行业侧目。

两个月后,风云突变。7月14日,阿森纳足球俱乐部发布声明称,根据比亚迪告知的信息,比亚迪已成为一桩广告诈骗行为的受害方,事件波及企业和俱乐部的合作,双方正在进行调查。阿森纳称,针对此项事件俱乐部将不再发表更多评论。

李娟是这个项目的操盘手。围绕广告诈骗事件,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( 002594.SZ /01211.HK)先后发出四次公告及声明,并于7月12日直接点名李娟冒充比亚迪高管,伪造公司印章,对外签署假合同。6月27日,李娟已被上海警方采取强制措施。

圆脸、长发、略胖,这是李娟在比亚迪厂区视频监控系统留下的影像。在业务往来过程中,比亚迪视她为广告供应商,一度认为她是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雨鸿)的负责人汪晓婷。广告业务通常还要分包出去,在二级、三级广告供应商眼中,李娟又是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比亚迪)营销部总经理。

根据各方描述,李娟用双重身份攒了一个局。阿森纳以635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5600万元)出售了赞助商权益,比亚迪以人民币120万元拿下其中一部分。二、三级供应商以为比亚迪要大展拳脚,多家公司垫资入场。

事实上,不止是阿森纳赞助案,李娟搭建的广告体系持续运转了至少一年时间。

在广告领域,供应商垫资开展营销活动是行业惯例,双方约定账期,合同执行完毕后,汽车整机厂再向广告商付款。现在,李娟以假冒身份跟下游供应商签署的合同,得不到比亚迪认可。而供应商自认为比亚迪提供了服务,却讨债无门。双方矛盾正愈演愈烈。

真假合同

财新记者获得的阿森纳赞助合同显示,签约方共有四个,分别是:阿森纳足球俱乐部、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、北京国贸招标代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
其中,招标代理公司是阿森纳俱乐部在中国的代理机构,上海雨鸿则是比亚迪的代理机构和付款方。合同生效日期为2018年3月27日。按照合同约定,生效日上海雨鸿即需要支付第一笔赞助费用50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442万元)。知情人士称,上海雨鸿已经支付了该笔费用,但汪晓婷予以否认,她基本回避了与阿森纳项目相关的问题。

李娟的名字出现在这份合同中,她的身份是比亚迪正式授权签署人,签名加盖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比亚迪)两个公章。

7月16日,比亚迪发布公告称,李娟并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。此前,比亚迪已经就李娟事件发布三次官方声明。其中,7月12日的声明直接点名,称李娟“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业务”。

比亚迪还称,比亚迪已经以李娟涉嫌伪造公司印章及合同诈骗罪,向上海警方报案。警方在李娟处查获了多枚伪造的比亚迪印章。

比亚迪向财新记者确认,四方合同中涉及比亚迪的两个公章均系李娟伪造。比亚迪认可的合同只有两方,签署方分别是上海雨鸿和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(下称比亚迪汽车),原定签约日期应在2018年4月。比亚迪汽车是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。

据财新记者了解,2018年3月,比亚迪汽车提出欧洲足球俱乐部品牌宣传项目,赞助对象重点考虑西甲或英超球队。获得信息后,上海雨鸿反馈了两支球队。一支是西甲瓦伦西亚俱乐部,权益总价为每赛季100万-200万欧元,阿森纳队只需要每赛季人民币60万元。由于时间原因,2017-2018赛季仅剩两场,上海雨鸿称这两场比赛可以免费赠送,之后两个赛季赞助费合计120万元。

这是一个极低的报价,令人难以置信。比亚迪相关人士转述李娟的解释称,雪铁龙和阿森纳的合约意外中止,且阿森纳非常希望进入中国市场,这两个原因帮助比亚迪“捡漏”。此外,全部权益价值5000余万元,比亚迪只能使用其中一部分,例如只有logo露出,不包括球员“站台”等。

多方合作迅速推进。4月,比亚迪汽车和上海雨虹确认了标的额为120万元的合同。接着,比亚迪公关部派出团队赴英,与球队举行签约仪式。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,李娟没有陪同比亚迪团队前往英国,而比亚迪团队在英国了解到的一些信息颇为蹊跷。

阿森纳方面负责接待人士称,与阿森纳签约的是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。该人士还称赞上海比亚迪位于浦东国金的办公室很漂亮。这与比亚迪已知信息不符,真正的上海比亚迪位于松江区,且成立于2003年。比亚迪方面介绍,其营销推广体系分为总部和大区两个层级,上海比亚迪不具备这方面的业务职能。

比亚迪方面称,他们随即在国内开展调查,而从5月底开始,比亚迪也陆续收到外部公司关于李娟身份的征询。

多面李娟

2017年一季度某天,比亚迪员工从沈阳飞回深圳。在沈阳机场,比亚迪员工看到自己公司的广告,但logo不规整,车型也是旧的。比亚迪开始排查投放,内部却没有找到文件记录在案。

沈阳机场向比亚迪透露,广告投放来自上海雨鸿。比亚迪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回忆了初次和李娟来往的过程。

2017年5月10日,比亚迪方面收到了来自上海雨鸿的邮件。署名“小汪”的人士首先为未经授权使用logo道歉。她在邮件中说,公司掌握一些户外广告资源,可以提供给比亚迪试用或免费使用。“小汪”还表示,当前已安排沈阳等地广告撤换,她还主动提出携带资料面谈。

广告业人士称,针对闲置广告阵地,运营商要么安排给上一家客户继续使用,要么打上联系方式招商,也可以对外赠送。在甲方看来,第三种方式意味着乙方表现出的诚意。

“诚意策略”有效。此后上海雨鸿成功进入比亚迪广告供应商名录。“事实上,直到骗局曝光之前,我们一直不知道‘小汪’的真实身份是李娟”,比亚迪内部人士告诉财新记者,比亚迪长时间把她当做上海雨虹负责人汪晓婷。

面对其他广告供应商,李娟有一个“华丽的转身”。在名片上,她使用自己的名字,头衔是“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、华东市场部总经理”。她在上海IFC国金中心二期8楼办公,公司前台悬挂着比亚迪logo。

李娟出事后,多家供应商声称已为上海比亚迪大量垫资,他们担心欠款追讨无门,向比亚迪公开喊话。

上海竞智广告有限公司是其中一家供应商。该公司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称,李娟自2016年起就以比亚迪子公司上海比亚迪名义向他们分发合作。文章还称,所有被骗供应商垫资总额约为11亿元。

7月15日深夜,另一关键角色上海雨鸿发布声明称,从未授权李娟以公司名义承揽广告业务,李娟亦不是公司员工。上海雨鸿的汪晓婷仅承认,她认识李娟之后,由比亚迪上海采购部正常招标成为比亚迪广告代理。

汪晓婷告诉财新记者,对李娟冒用上海雨鸿名义与比亚迪总部接触并不知情。她还表示,在李娟以上海比亚迪名义向供应商发包广告业务时,上海雨鸿和其他供应商并无区别,目前其广告服务应收款达1.7亿元。

上海雨鸿在声明中强调,李娟发包的广告业务均属于比亚迪真实业务,事中有比亚迪广告部门及大区相关人员对接,事后有业务确认。

7月16日,比亚迪向相关广告公司发出告知函。比亚迪表态称,将根据警方对于相关事实和金额的核查认定,与相关公司商讨解决方案。

但比亚迪对上海雨鸿的声明表示质疑。比亚迪向财新记者提供的视频截图显示,2018年5月31日,真正的汪晓婷曾和李娟共同到访比亚迪深圳总部。知情人士称,接待过程中,比亚迪人员称呼李娟“汪总”,汪晓婷没有当场亮明身份。

知情人士称,此时比亚迪针对“国金比亚迪”的调查已有眉目。6月6日,比亚迪在深圳约见“汪晓婷”,李娟在此次会面中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截至当日,上海雨鸿还没有向比亚迪回传阿森纳项目合同。双边合作即告中止,比亚迪亦未向上海雨鸿付款。

层层垫资

李娟煞费心机布此迷局,动机引来各方猜测。知情人士提供多份合同显示,李娟以阿森纳项目为由头,吸引多家机构为其垫资。

其中一份合同签署于2017年7月25日,由上海雨鸿和上海日高广告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日高)共同签署。合同显示,上海雨鸿将尽力帮助上海日高的客户获得阿森纳赞助资格,上海日高向上海雨虹支付服务费2600万元。

据财新记者了解,阿森纳项目确系2017年开始推进,是李娟为上海雨鸿和阿森纳牵线。但上海雨虹和上海日高达成协议之时,李娟还未向比亚迪抛出阿森纳项目。

互联网上流传一份以李娟名义撰写的情况说明。这份情况说明显示,上海日高对外借贷,投入阿森纳项目,是为阿森纳项目垫资。还款逾期后,上海日高一直逼迫李娟支付款项。

此时李娟遭遇资金危机。而知情人士提供的另外几份合同,显示她筹谋如何度过难关。

2018年3月21日,上海比亚迪作为甲方,武汉日高广告有限公司和上海日高(武汉日高和上海日高股东为同一个实控人)作为乙方,衡昆铭文化传播(上海)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衡昆铭)作为丙方,签署三方协议。

协议显示,上海日高为上海比亚迪投放了各种广告,上海比亚迪有8030万元没有支付。接下来,上海衡昆铭自愿代上海比亚迪支付6830万元给上海日高,共分六次付款。阿森纳项目也在该份合同中出现,涉及金额为5200万元。

同一天,上海衡昆铭和上海比亚迪签署了一份“垫资合同”。这份合同约定,上海比亚迪以年息24%向上海衡昆铭支付利息,合计有860万元。此外,上海比亚迪还与上海衡昆铭签署“居间合同”。这份合同约定,衡昆铭为上海比亚迪寻找“服务商”,服务商也需要垫款。如果上海衡昆铭促成服务商和上海比亚迪签约,上海比亚迪将向上海衡昆铭支付1257.3万元,作为上海衡昆铭的报酬。。

比亚迪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,5月24日,上海日高曾联系比亚迪讨债,比亚迪要求日高传真合同核实。合同上有一个章,即“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商务合同章”。“比亚迪根本没有这个章”上述人士说。

6月8日,上海衡昆铭亦联系比亚迪,寻求假章证据。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,衡昆铭实际只汇出了四笔合计4930万元,发现李娟身份存疑后,其余两笔资金没有再汇出。他还表示,所谓“垫资协议”和“居间合同”,实际都是“借款协议”,因为李娟不希望合同上出现“借贷”字眼,改用了“垫资”和“居间服务费”。

比亚迪相关人士称,上述合同中,所谓“上海比亚迪”就是李娟伪造的“国金比亚迪”,比亚迪在这些合同中发挥了信用背书作用。

接近比亚迪的人士认为,李娟借阿森纳项目,吸引真正的比亚迪入局,为“击鼓传花”兜底,“这好比拆东墙补西墙,李娟把阿森纳项目运作成了融资平台”。

这些资金最终流向,尚待警方认定。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提供了汇款单据,显示上海日高多次向上海雨鸿回款。提供者称,这些单据来自上海日高。上海日高实控人因涉足P2P非法集资,目前被警方控制。财新记者无法联系上海日高予以置评。上海雨鸿汪晓婷则否认曾经从上海日高收到过款项。

 

 


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2018年典型虚假违法互联网广告案件 返回列表
张家港市盛世广告策划有限公司http://www.ccrrzz.com/ 电话:400-850-6666 许可证:苏B2-20060666 备案号:苏ICP备10206666号